两本书看懂南宋和南明是如何垮掉的?

时间:2019-06-11 14:04       来源: 韩迪尔苗木网

两本书看懂南宋和南明是如何垮掉的?

对很多中国人来说,看南宋和南明的历史总是很痛苦。这两个曾经代表了中原正朔的王朝,在收到外敌压力后转入南方,偏安一隅,虽然有过北伐的壮举,但最终还是没有能够成功反扑,最后成为了历史的牺牲品,如流星一般划过天空,留给后人无尽的哀叹。

相比亚洲大陆上众多文明,南宋算是坚持最久的

这就是今天我们要推荐的两本书《南宋行暮》和《南明史》的主线内容。

南宋行暮

先来看《南宋行暮》。这本书主要聚焦的年代,是南宋中期宋光宗和宋宁宗的时代,这两位分别是宋高宗赵构的孙子和曾孙。按理说他们的辈分还很高,离南宋灭亡还有很久。但正是因为这两朝政府中养成的诸多坏毛病,为南宋最后被蒙元一击即溃埋下了伏笔。

冰糖葫芦是宋光宗的一大遗产

最大的问题有两个:其一,是君权与相权的平衡被打破了,权臣得以纵横朝堂,架空皇帝,以至于南宋史《奸臣传》特别发达;其二,是宋人在这两朝彻底失去了和北朝军事斗争的能力,不仅国力衰微,士气也很低落。

事情还要从南宋前期一个非常奇怪的禅位习惯讲起:宋高宗禅让给了自己的养子宋孝宗,宋孝宗在太上皇死后又立刻传位给了光宗,光宗是个精神病患,朝臣们于是安排了一出戏又把皇位传位给了宁宗。

终于坐上皇位了

这祖孙四代来回传递帝位,搞得朝野鸡犬不宁,党争也就在权力中心交替的过程中自然产生了。韩侂胄就是在这个时候,通过在宁宗面前打击光宗朝志得意满的理学家一系成功上位的。被他挤走的大人物包括南宋名相赵汝愚和大师朱熹,他自己则控制了宋宁宗这个庸懦无主的皇帝,成功上位。

上位是上位了,但身无寸功让韩侂胄很忧心,疯狂寻找建功立业稳固位置的方法。于是在一群猪队友的怂恿下,他重新举起了北伐的大旗——事实上这正是岳飞死后被拨乱反正的缘由,宁宗封其为鄂王,来给韩侂胄的北伐大业打气。

韩侂胄

但事实情况是,南北之间已经形成了微妙的地缘均衡,不宜轻易打破。南宋由于纸币通胀危机,以及军中净是韩侂胄一党的无用之辈,其实没有一战之力。相反金朝在同期金章宗的管理下,在汉地行政管理和女真军事彪悍之间取得了平衡,国力并不弱,只是因为蒙古的牵制,在对南战争上始终保持着克制。

但大战还是在韩侂胄个人的野心下爆发了,其结果自然是一触即溃,南宋继续追加赔款,连韩自己也被砍了。随之上位的则是在这次针对韩侂胄的政变中起到作用的史弥远。因其诛韩大得人心,又收纳了一批知名文士为己所用,在世时很少被指责是奸臣权相。

大慈山史弥远墓道

如果这些权臣干脆像当年的曹操一样能大权独揽,也许情况还不会那么糟糕。然而宋朝的政治体制已经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这就带来了一个极其恶性的副作用:权臣还要养名士装样子,这些人和权臣之间还不对付,日日在朝中争吵不休,最终的定夺权却在懦弱的皇帝手里。

所以每遇战事,南宋朝廷就闹成一锅粥,皇帝又拿不定主意,以致于一再失去战机,空耗国力。此后的史嵩之、贾似道更是把权臣当道这一套玩得更加炉火纯青,最终把大宋玩垮了。

贾似道还被点状元

南宋之亡,实则是专制集权外壳下,政治系统已经失去了能拿主意的中心,大量资源被用于内斗,无暇顾及外部斗争。等到了金国都拦不住的蒙古人兵临城下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

南明惨痛

说起军政中心失衡,南明的教训可能比南宋更惨痛一些。

南明各朝主要据地

清兵刚刚入关的时候,他们能控制的地区仅仅只有东北和华北,以及通过联姻间接控制的蒙古。明朝在南京仍然有一个备用朝廷,南方各地更是不乏忠于朱家的义士。再加上李自成和张献忠代表的无政府主义在全国蔓延,鹿死谁手其实还说不清楚,明朝完全有翻盘的可能。

但朱氏后人完全没有利用好南方的民气和资源,又一次在无穷无尽的中心争夺战中失去了与清人赛跑的主动权。

南明说起来是一个概念,但其实对于当时的人来说,它并不是一个统一传承的朝代。南明十八年,前前后后称帝的宗室很多,比较重要的就有五个:弘光、鲁王、隆武、绍武和永历。

本来弘光政权是最有希望的,不仅弘光皇帝自己的身份无疑,辅佐他的大臣也是南京的留守政府,很快就能组建起有效的文官系统。但要光复大明,只有文官不行,军队才是关键。但是经历了吴三桂叛变和华北糜烂之后,明朝的正规军已经不行了,必须招安一些民间武装共同抗清。

长江下游主要抗清中心

很显然,明朝的文官们不理解什么叫做“统一战线”,整天对民间武装挑三拣四,防备有加,让史可法除了应对清军压力以外,还要分神保护军队的规模和士气。这样的军队,面对一鼓作气的清军,岂有不败之理?

文官在全国军事化的大背景下仍然在争夺政治的控制权,是南明的第一种中心失衡状态,也的确让弘光朝廷崩溃了。

一群废物

随之几乎在同时,鲁王于浙东宁绍监国,唐王在福州登基为隆武皇帝,继承了大统。但是大统只能有一个人继承,于是叔叔辈的隆武皇帝试图劝说鲁王臣服。可惜福州和宁绍之间隔着千山万水,最方便的交通方式甚至是明人不熟悉的海路,鲁王的大臣们拒绝了隆武的橄榄枝。

结果民气可用的浙闽一带抗清力量,就这样被分成了两股:控制平原地区,实力更强的鲁王并无军政才能,只是一个老好人;文才武略颇有气象的隆武皇帝控制的却是多山而贫瘠的福建,而且他自己对福建的地形并不比清军更熟悉。

清军侵入浙东和福建

数个小朝廷并起,并且互相不服管制,导致抗清力量分散,是南明的第二种中心失衡状态。鲁王国和隆武朝廷,就这样在互相隔绝的分头抗战中,被清军逐一消灭了。

小朝廷互相不服的高潮还在后边。当广西的永历皇帝和广东的绍武皇帝(隆武的弟弟)同时在华南登基之后,竟然还打起来了。这个时候清军已经控制了浙闽、粤东、江西,并在积极攻略湖广,这两个小朝廷的内斗对后来大局的影响是致命的。

图书第三章

虽然最终永历皇帝控制了局面,但其内部的吴党和楚党都宣称自己有治国安邦的能力,并诬陷对手是祸国殃民的奸臣。每次占上风的一党得以控制兵权,在前线抗清,而弱势一方则装死不援助一线部队,任由优势一方损兵折将,以重夺话语权和兵权。

在如狼似虎的清军面前,华南的明朝正规军和收编来的海盗,变成了添油战术的牺牲品,被一滴一滴地吃掉。最终,永历朝一再败退,甚至要接受孙可望、李定国的保护——此二人是大西王张献忠的养子,历史还真是充满了讽刺。

更讽刺的是,这两人还发生了党争,只是他们的党争,甚至已经不需要经过永历皇帝批准了。

文武结成党派互相攻击,导致一线部队得不到支援,成为毫无意义的牺牲品,这是南明的第三种失衡状态。永历皇帝不得不在缅甸人赠予的茅草屋里,咽下放任党争的苦果,并最终被清军引渡回国。

两本好书的价值

再来聊聊这两本书本身吧。

《南宋行暮》的作者是著名宋史学家虞云国,他不仅有深厚的史料功底,还具有独到的人文视角。他在写历史故事的时候不仅仅从历史本身出发,还能深入历史的细节当中,挖掘出当事人出乎于自身利益的动机,让忠奸善恶都找到原由,令历史不是脸谱化地呈现。

这本出自中国学者的书,对历史的解读更详细,出场人物和历史细节也比较多,更适合喜欢研究历史人物关系的读者阅读。

《南明史》的作者司徒琳是一个美国白人女性学者。作为一个第三方观察者,她对于明清大战没有民族主义先入为主的观念,在她看来,明清在17世纪的这场争霸中都有自己的赢面,历史随时可能改写,但南明由于其内部的种种问题而失败了。

美国汉学家的书,不会纠缠于个别人物和历史细节,注重从宏观角度回答历史问题,成一家之言,更适合读书喜欢不求甚解,只想对历史脉络有一个大致把握的读者阅读。

总体来说,虽然此前对这两段痛史就有了解,但《南宋行暮》和《南明史》这两本书还是各自提供了不少有用的观点和线索,让历史的解释变得更流畅,也对今天的人更有借鉴意义——在危机到来的时候,拥有一个确定的中心,对大业是多么重要。

但这也只是我从自己的理解出发,对这两本书做的一些解读。这两本书里呈现的大量历史细节,此前可能很少有人提过,而正是这些细节才组成了我们看到的、多面的历史,让一千个读者心中,有一千个南宋和南明。

这段山河破碎的历史,一定要自己读过,才能从中汲取营养,令其成为自己头脑中的养料。

娱乐八卦
频道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