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性经济萧条 现代重工40年首度大裁员

时间:2019-07-14 10:53       来源: 韩迪尔苗木网

  10月23日,全球最大的造船企业现代重工传出自愿下岗的裁员消息。今年是现代重工创建40周年,几个月前,其还在为40年庆典而大宴宾朋,此次突如其来的裁员行动有如热水开锅,让很多人吃惊。韩国国内议论纷纷,曾经称霸全球的企业在全球性经济萧条逼迫下已不得不下手减员,以缓解沉重的经济压力。

  2000管理者走人

  韩国现代重工于1972年创建,目前是全球最大的造船企业。该企业在成立后的40年间共建造了1740多艘船。这样一家发展如日中天的企业,最近却要求员工自愿下岗,可见目前经济环境之恶劣。

  据悉,自愿下岗是韩国式裁员的一种方式,即先宣布裁减的范围和人数,然后公布自愿下岗的奖金和补助。此次现代重工的裁员范围是50岁以上的科长级管理人员,不包括技术人员和一线生产人员,裁员目标是2000名。10月22日至11月9日,现代重工集中受理了员工的自愿辞职申请。自愿下岗的员工可根据自身在企业的工龄长短,领取相当于在职时24~60个月的工资。比如,50周岁的辞职人员到真正的退休年龄60周岁还有10年时间,其中5年领取与在职时相同的工资,余下5年仅领取学习补助金和医疗保险金。

  对于这种方式的减人裁员,现代重工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给出详细的说明,仅有一位高层人士透露:与竞争对手三星重工和大宇造船海洋相比较,现代重工的人员构成不是非常合理,行政管理人员所占的比例太高,再加上当前造船市场的不景气时间不断延长,这样下去,企业很难坚持。现代重工的决策层日前正式对外界表示目前的自愿辞职申请受理范围仅限于行政管理部门不涉及其他部门,因此,不应将其视为该企业的大规模人员裁减和全面结构调整。全球造船市场的极度低迷,再加上中国造船企业的积极竞争,使得这一全球最大造船企业也承受不住重压。现代重工相关负责人称:这是我们首次引进自愿下岗机制,目的是使企业更具竞争力。

  裁员风将至

  对企业而言,裁员减人或进行人员结构调整本是一件平常事,但事情发生在现代重工身上,情况便大不一样,因为其在业界有着超高声望,随便一件普通事件就能将其推至舆论的风口浪尖,因此,此次猜疑之声不绝。

  有专家分析,韩国政界的角逐也是此次现代重工裁员被热炒的原因之一。今年12月19日,韩国将举行新一届总统选举,执政党韩国新国家党总统候选人、韩国前总统朴正熙的女儿朴谨惠目前在3名候选人中支持率最高,其竞选班子中的主要成员是现代重工最大股东、现代集团的创始人郑周永之子郑梦准,他一贯倡导雇佣经济,主张以扩大就业率推动经济发展,而且朴谨惠竞选大纲中就有这样的内容。因此,在野党和其他党派等政界领袖开始拿现代重工裁员一事作为炮弹向雇佣经济发出攻击,以期能对总统大选产生影响。此外,现代重工作为一家韩国大型企业,在自我宣传中难免有自吹的成分,这使其竞争对手感到不快,也使善于找茬的媒体找到了大做文章的机会。今年春季,现代重工推出一则大型广告:在我国也有员工平均连续在职近20年的企业,因为有现代重工,所以大韩民国就有希望。为了配合宣传,其还在7月将劳资双方协议的员工退休年龄由58周岁延长到60周岁。对此次发生大规模裁员事件,业界多冷嘲热讽,议论的中心是:现代重工既然如此了不起,为什么做的和说的不一样!

  自2008年以来,国际造船市场连年不景气,极大地冲击了韩国造船企业,现代重工也难以独善其身。该企业今年前三季度共接单131.6亿美元,同比下降40.43%,其中,造船和海洋工程业务部门接单金额分别下降49.93%和51.92%。手持订单量的严重不足,使得人力资源过剩的现象凸显出来,不进行人员结构调整,企业将难以渡过难关。多年来,现代重工的管理原则之一是坚持不裁员,即使在上世纪90年代末亚洲金融危机重创之下,其也没有开掉1名员工,现在,正值企业创建40周年,却大幅度裁减人员,足以说明其遇到的困难之大。业界由此担忧,裁员之风不久就会在韩国大型造船企业中刮起来。现在,韩国已有钢铁企业从10月开始减薪30%,持续6个月,以避免裁员。造船企业会否效仿,目前还不敢断言。

  借机开始调整

  有专家表示,客观地看整件事情,媒体和业界的议论不乏有炒作和看热闹之嫌,但其中多少也透露出多年来现代重工内部问题众多,积重难返,因此,裁员或许正是现代重工着手解决这些问题的信号。

  此次现代重工对人员进行调整暴露出其内部沉积的问题已深,必须得到尽快解决,其中,人浮于事的工作作风和人员构成老龄化是最具典型性的两大问题。目前,现代重工的行政管理人员所占比重远高于三星重工和大宇造船海洋,其一个部门配有3~4名部长级管理人员,管理者数量过多,造成了人多事少、人浮于事的现象。让现代重工曾引以为豪的员工在本企业平均连续就业时间长达19.1年,在韩国100家大企业中居第一位,也从另一个侧面暴露出其在职人员老龄化和人员堆积过剩现象严重,而大宇造船海洋和三星重工的员工在本企业平均连续就业时间分别为17年和11.9年,人员更新率要高很多。现代重工今年上半年的正式员工总数为25914名,创近年来最高。此外,其还雇用了2.8万多名临时工,他们的工资仅为正式工人的一半,因待遇不公,前几年曾发生过骚乱。现代重工方面称,现在手中的订单仅够今后一年半的建造作业量,而过去的订单量至少能维持两年半至三年时间。率领着这么一支庞大的就业大军,加上市场长期不景气、订单不足,这对企业来说意味着什么,现代重工心里十分明白。

  韩国一位造船界人士表示,日本造船业曾因员工老龄化,造成生产效率低和生产成本上升,不得不把世界造船第一的位置让给了韩国,如今,现代重工面临着同样的问题。现代重工虽然推出了关于行政管理部门裁员的举措,但一线人员老龄化问题不解决,即使今后造船市场恢复兴旺,想要继续保住自己的地位也会很难。

  除上述问题外,现代重工内部各企业循环出资相互持股也是亟待解决的问题,这是很多韩国企业的通病。现代重工现代三湖重工现代尾浦造船现代重工,这种循环式出资持股结构必须从根本上进行调整,而要彻底解决问题至少要花费1.6万亿韩元(约14.41亿美元)。

  不管现代重工如何解释此次裁员,也不管外界如何评论,此次裁员终归是其在人员结构调整方面迈出的第一步,今后还有什么调整举措,以及对韩国其他造船企业会不会带来影响,仍有待观察。

« 上一篇:机器人产业难成日本经济增长点
» 下一篇:没有了

娱乐八卦
频道推荐